Site Overlay

烧烤店师傅老张回来了,老顾客也跟着回来了

3月10日晚上,老张失眠了,这是他从河北老家回到重庆的第十四天,过了这个晚上,他就能解除居家隔离,然后回到他熟悉的烧烤店上班。

“在老家待了一个多月,也想重庆了。”凌晨两点多,老张翻了身,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索性刷起了短视频。这是老张来到重庆的第5年,如今他把这里称作“第二故乡”。“我今年31岁了,选择留在重庆,就是喜欢这个城市,它不排外,容得下我这种从农村出来,无依无靠的年轻人。”

半个小时后,手机还在播放着美食节目,老张的鼾声也响起来了。

睡梦里,老张回到了熟悉的烧烤店,继续在炉子前忙活着。老顾客也回来了,坐在座位上享受着美味,摆着龙门阵。

网上指导顾客怎么腌料、做烧烤

老张本名叫张强,他习惯大伙叫他老张。这个粗犷的北方汉子,在2015年的夏天来到重庆后,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。

“我老家是农村的,出门在外都靠自己。我之前去过好几个大城市,但是总觉得没有归属感。”刚刚来到重庆的老张,对于重庆的印象很好。“我在这边找房子,房东对我也特别好,没把我当外地人。”

因为之前在餐饮行业里做过事情,所以老张找工作仍以餐饮为主。“那时候,重庆的东北烧烤还很少。正好南湖路这边有一家哈尔滨烧烤在招人,我就过来了。”

这一干就是5年,老张对重庆的感情也越来越深。“除了我的老家,我在重庆待的时间是最长的,我现在的胃口都是几天不吃麻辣都不行。”

3月11日上午,老张戴着口罩出门了,第一站就是去菜市场。

“回到菜市场,感觉特别亲切,我戴着口罩,大家也都认识我。”几分钟后,老张手里就提满了千张、牛肉、排骨、茄子等食材,满头大汗的他没有停下来休息,转身就开始选购调料。

大年二十九开始,为配合抗击疫情,老张所在的烧烤店歇业了,老张也回到了老家,这一休息就是一个月。

不过,老张这一个多月也没闲着,除在家陪伴家人、刷刷短视频学习其他烧烤师傅的技术外,他还成了“老师”。之前店里有个群,有老顾客想吃烧烤,但是不知道怎么腌料,老张就教他们自己做。

期盼重庆的热闹繁华能赶快回来

3月11日下午,老张回到了熟悉的烧烤店。进行完消毒和清洁卫生后,他开始腌料、串串。

“这个鸡脚怎么这么难串?”因为很久没工作了,老张有些生疏,原来3个小时就能干完的活,现在硬是拖了4个小时才结束。“开始串的时候,还没找好节奏,后面就好多了。”

收拾好厨房和案板,老张又忙着生火、烧炭,预热烧烤炉。

因为听说今天烧烤师傅回来,很多老顾客都提前在外卖平台上预定了餐食。

“我在他们家吃了四五年了,味道真的很好,和我们老家一样。”刘嘉是沈阳人,在重庆工作生活10年了,这个春节没有回老家的他,现在特别希望吃上一口东北烧烤。“解馋呀,还是老味道,巴适得很呀!”

下午六点,老张站在了烧烤炉前,脸被火光照得通红。他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,各种各样的食材经过他翻烤、刷料后,再被裹上一层锡纸,然后交给外卖小哥,最后送到顾客的手上。

“我们这个店,最好的时候,一天能有接近200人来撸串。”烧烤店的老板陆家煜还记得,2019年的春节,自己从大年二十八一直忙到正月初八,基本上天天都爆满。“不过今年的情况就很惨淡了,现在特殊时期,我们只能是通过外卖的方式来营业。现在烧烤师傅也回来了,重庆的疫情防控也在向好,我觉得熟悉的生活很快就能回来了。”

在烤串的过程中,老张接到了几个电话,是没来得及预约的老顾客,询问他还有哪些食材可以点。老张一边招呼顾客不要着急,一边把剩余的菜品告知对方。

“我们这家店,在南坪这边,挨着几个小区,很多顾客都成了朋友。”趁着整理食材的间隙,老张总算有了休息的时间。“我喜欢重庆人的热情大方,也喜欢重庆的热闹繁华,我希望原来的生活赶紧回来。那样,我们又可以吃着烧烤、喝着啤酒,摆龙门阵了。”

上游新闻・重庆晨报记者 曲鸿瑞